扎克伯格的新年愿望:研究加密货币 纠偏Facebook

2018年01月16日 07:43来源:www.hqcct.com手机版

扎克伯格的新年愿望:研究加密货币 纠偏Facebook

  与前几年学习普通话、造访美国每一个州、跑365英里等新年愿望相比,Facebook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2018年的愿望看上去难度很大。

  自2012年起,Facebook用户成指数级增长。目前,Facebook的用户遍布全球几乎每个国家,每个月有超过20亿的活跃用户。对于不能到达的地方,Facebook也在努力加强外交和游说的力度。然而,这个上升中的社交媒体巨头,却与所有的社交媒体一样,面临着来自公众的质疑。一方面,Facebook上的虚假或仇恨内容,让巨头被质疑未能承担足够的责任。另一方面,Facebook本身的强大影响力,也让舆论开始害怕科技的影响。

  在巨大的影响力和接踵而来的批评中,扎克伯格设定了一个艰难的新年目标—整改、矫正Facebook的方向。

  多年来最难的年度挑战

  扎克伯格在2017年收获颇丰。Facebook的股价在上涨—全年涨幅超过50%—这让扎克伯格的财富达到560亿美元,位列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五位。然而这位年轻富豪及他的公司的2017年,却是在一片批评声中结束—越来越多人认为,Facebook正在深刻改变政治与社会。

  在批评声中,扎克伯格公布了自己的新年目标。这位Facebook的创始人、CEO,自2009年起开始制定自己的年度个人挑战,到2017年为止,每一年都能够如愿完成。而今年,他把自己的个人挑战与Facebook公司的困境紧密结合在一起—修复Facebook面临的重要问题:“我们想阻止所有错误与滥用,但是现在执行的政策与防止滥用的工具有太多错误,如果今年能成功,我们在 2018 年的结束才能步上正轨”。扎克伯格自己承认,这似乎不像个人挑战,但他想要花更多心力去专注这些议题。

  过去几年,扎克伯格的年度挑战包括有学习普通话、造访美国每一个州、跑584公里、为自己家开发人工智能系统等,相比之下,2018年的愿望被认为是这么多年来扎克伯格最艰难的年度愿望。

  扎克伯格自己也意识到这一点。“现在的情况很像2009年。世界让人感觉焦虑、分裂,Facebook还有很多事情要做—不管是防止Facebbok社区被滥用和制造仇恨,不被其他国家干扰,还是确保用户花在Facebook上的时间是值得的。”

  标注“假新闻”效果适得其反

  回顾2017年Facebook的发展,扎克伯格会如此有感而发不是没有道理。不久前Facebook官方才正式承认,长期使用Facebook对使用者可能有负面影响。此外作为新兴传播媒介,2017年还遭遇过干预美国大选广告与言论纷争。据路透社报道,德国一项新法律开始要求Facebook与推特将面临罚款。英国国会同样正在调查是否有人有组织地通过Facebook和推特发布假消息,以影响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。澳大利亚监管部门也在最近开始对Facebook等互联网平台开展调查,以判定这些美国互联网巨头是否损害了当地的新闻传媒业。

  在过去多年,Facebook、推特以及谷歌搜索服务成为新闻传播重要平台,算法聚合、缺乏监管导致假新闻泛滥,给社会带来越来越多的负效应。2016年美国大选,点燃了舆论对Facebook的愤怒。而就在这一年,扎克伯格本人还未充分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他公开表示,那些认为Facebook影响了美国大选结果的论调非常“可笑”。但到了2017年10月,一位曾负责总统大选选战的人士在接受电视媒体采访时公开承认,Facebook是他们的主要战场之一。这一言论导致对Facebook的批评达到顶峰。Facebook和扎克伯格本人,在欧洲和美国都遭到了舆论的谴责,指责内容包括Facebook被利用,将自己卖给广告商与政府客户,以及没有对其平台上的内容承担足够多的责任。

  在2017年年末,Facebook准备在2018年进行整改的消息就已经传遍。Facebook希望通过改进数据隐私性以及新闻功能,提升自己的名誉。他们计划“保证平台能够承担责任,这样人们能够通过使用该平台而获得‘幸福’”。这些努力将包括打击新闻中的标题诱饵和垃圾邮件。但修复这些问题,将会面临技术水平和概念两个层面的挑战。比如说,Facebook此前会在发现的假新闻上标注“假新闻”,但结果却导致这类信息更高的点击量。与此同时,Facebook对积极干预用户体验内容过程这一做法十分谨慎。

  一些硅谷内部人士同样批评这一社交媒体巨头,认为他们并没有透彻理解自己对社会的深刻影响。“大部分我认识的老员工,被(大选结果)狠狠打击,”一位前Facebook员工评价2016年美国大选时如是表示,“当他们发现Facebook在社会中的角色,以及俄罗斯是怎样利用这一平台选择特朗普时,他们就会发出类似‘老天,我在那时都做了什么’的感叹”。毕竟,在2016年大选中,硅谷曾一边倒地支持希拉里,但Facebook等社交媒体却在客观上给予特朗普阵营很大帮助。

  监管Facebook

  Facebook的自我定位,更多的是一个平台而非媒体,但从目前的势头来看,今后Facebook将很难独自决定自己的定位。在过去几个月,美国国会开始讨论制定监管规定,像监管电视广播或通信公司那样对待Facebook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cct.com/kj/80980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大家都在看更多>>

今日热点资讯

今日推荐